半夜呻吟声二


时间:2020/9/21 2:01:47

过了好久,郑慧才渐渐睁开眼来。王申慢慢撑起他的身子,郑慧则用那细嫩的玉指,轻轻的在王申那壮实的胸肌来回不断地抚摸着。她还在微微地笑着,一面腻声道︰「王申,怪不得有那么多的女人,一谈起你时,就会令她们心跳,你……我真值得高兴。」王申笑着说︰「即使失去了那么多的珠宝?」郑慧一双玉手紧紧地拥住了王申,将那饱满的胴体,用力压向王申结实的胸膛。同时,她还在缓缓地扭动着身子,这样好使王申的胸膛摩擦她的身子更为着实。她又腻声笑着说︰「你比任何珠宝更有价值,何况那些珠宝,是我父亲的,和我有什么关系?我才不希罕那些珠宝!」王申在她柔软滑嫩的股际,扭了一下,说︰「可是那和我却有关系,这批失去的珠宝,要是我找不回来,我可要耗上二十年的苦工监!」郑慧笑着说︰「如果那样,真是太可惜了。」王申搂着她的纤腰,将她的娇躯和他贴的更紧,笑着说︰「听着!小鬼头,如果你想时常能有刚才那样的快乐,那就得帮助我!」郑慧的身子虽然被王申抱得紧紧的,但是她还是像蛇般地扭动起来。全身都和她那柔软丰腴的肌肤相接触,尤其是小腹以下更为敏感,王申的身子也禁不住地发起热来。郑慧低声问道︰「要我怎样帮助你?只要你说出来,我都会答应你的,我已是你的了,我整个人都是你的!」她一面说着,一面将身子扭得更激烈。王申不由自主地喘着气说︰「事情要做最坏的打算,宝贝,万一我找不回那批珠宝来,我会受审,你是重要的证人。」郑慧点点头。她双手不由自主地分开又併合,脸部和脸部肌肤的摩擦,形成一阵奇妙至极的感觉,那种感觉使得王申又迅速地兴奋起来王申在兴奋之际,她在郑慧的丰臀上重重地拍了一下说︰「小荡妇,你究竟有沒有在听我说话?」郑慧喘着气说︰「当然有在听。」王申吐了一口气说︰「那么,你记得,万一当你出庭作证时,你要讲得很确实,那晚上潜进你卧室来盗去那批珠宝的不是我!」郑慧媚笑着说︰「我知道盗珠宝的人并不是你,只是……」王申紧张地问︰「只是什么?」郑慧娇声地说︰「我为你作证,我可以得到什么报酬?」王申笑着说︰「只要你肯为我作证,你会很快就可以得到报酬的!」王申突然将手抱紧她的臂弯,将她那一双晶莹美丽、雪白迷人的玉臂,高高的举了起来。王申急急的又说︰「答应我,我可以天天让你享受着像刚才我所带给你的那种似仙的快乐,这样的条件不错吧!」郑慧故作羞状地点了点头,「嗯!」哼了一声。王申所讲的正是郑慧渴望已久的心事,终于如愿以偿了。最少在目前来说,王申是不能沒有她,因为他需要郑慧去为他作证。郑慧捉住这个机会,她算是成功了。王申总算松了一口气,这时他兴奋地将郑慧重重的压了下去。郑慧发出一声尖叫,那是快乐的尖叫声。郑慧的肉体,是那么晶莹、丰满,就像是白玉雕成的一样,那么的光洁、明亮,全身上下无不充满着性的佻逗。她那双雪白的玉腿,缠在王申的身上,他们又都浸在快乐之中。「嗳哟……王申呀……」迷醉的低叹声中,她又开始有充实,她正被男性坚强的武器所胀满。王申缓慢而又带着几许粗犷气息的节奏,拍击着她,渐渐地又带引着她进入神妙的世界。郑慧急切地将腰臀抬高,离开了床褥上的那团水渍,两腿之间分合适当,正准备在战个痛快。她不仅在狂叫,而且力拼着,似乎完全恢復了体力。他在接受着她的反击。这时,郑慧胸际间像是两团燃烧着的火球,不停地在抖动着,引燃了他熊熊的玉火,逐渐地扩散到他的全身。他配合着郑慧活跃的迎送,给予她更勇勐、更刚烈、更彻底,而且也更为沖实的撞击。她感到要窒息,她已经说不出话来。一双粉腿在轻抖,趐融的花蕊里,像遭熊熊火炎灼着,有一种说不出的快感,在那处荡涵迴旋着。郑慧千万个毛孔在冒着热气。她像飓风肆虐下的海洋,掀起千层的海浪!她终于忍不住浪叫了︰「王申……嗳哟……我……我真的要死了……嗳……好要命的王申……你……钻……又旋又钻的……唔……好……好舒服……啊……太美了……快、快……痒呀……穴内好痒呀……用劲点……好……好舒服……」郑慧全身热烘烘的,每个毛孔都竖了起来。淫声浪叫中,不停地从她喉中传来。她觉得在她飢渴的小嘴深处有着虫爬、蚁咬般似的,既舒服又难受,淙淙的淫水,涌得更急。郑慧的腰肢在不断地挪腾,闪扭……王申一脸通红,下唇几乎被牙齿咬破,似乎非常卖力。在他盘骨以下,简直像座电磨,不停的磨转,而且越来越急,越来越有劲,但偶而也有个急抽勐插。郑慧被他这一招,幹得真是死去活来。见她双唇一张一合的,满头乌黑的散发,随着她的头左右摆动个不停,肥美的丰臀更是忽而左右忽而上下密切的迎合着。郑慧此时已置身于欲仙欲死的境界,心畅美的难以形容。「嗳……我……我会乐死了……喔……又趐又痒的……穴心……好痒……唔……水……水又出来了……啊……王申……你……」她竟叫不出来了,只是不停的传来含煳不清的呓语。在迷惘中,她全身起了阵阵的颤抖。王申在喘息着,但他仍在做着强而有力的冲击。汹涌的浪潮,继续高涨、扩散、氾漤,已经把郑慧沖激得魂飞魄散,她生平第一遭尝到如此强烈的快感。打从最神秘的核心底开始,直到乌黑的芳草地带,以至于全身的每一个细胞,都在痉挛着,不可遏止的抽搐着。她通红的脸上佈满了汗水,半张着那松弛的小嘴在低吟着。她的声音是沙哑的,有气无力的,那种表情使人看了又发又怜恨不得干死她。「啊……你真是令人受不了了……」王申也喘着叫着︰「郑慧,我可要好好地干你一场!」「噢!你……」郑慧上气不接下气地扳着他的肩叫着︰「你真有那么大的耐力?」她本已进入了半昏迷状态,可是,给王申这一句话引出了一股无形的好奇。在精神一阵之下,她软化的胴体又渐渐蠕动、辗转,双手也再缓缓的从他的身上徘徊了起来。王申全身上下已是汗如雨下,两只手在抚摸着他怀下这句凹凸不平,每一寸肌肤都紧缩起来的丰满胴体。尤其当他的手触及她那湿淋淋,肥嫩嫩的小丘时,他确有着难忍的兴奋,丝毫未觉得劳累。「郑慧,你简直是个活火山,你都快把我给熔化了。」他吻着她的颈项,一股热气直透她的敏感的毛管去。郑慧不自主地打了个寒噤,忙迫地贴紧他,更把她那挺耸的双乳朝他挺去,摩擦着、旋转着,以期能获得更多的快感。又是一阵浪潮的来临,她娇喘咻咻的又把一双粉腿缠上他正起伏不定的腰背上。当王申用他那粗糙的舌头揩着郑慧颤震的肉球之际,郑慧小腹同时又感到一阵强劲的节奏在展开,渐渐地扩散便及她那最销魂的底层。这时,他真的疯狂起来了。他,弓着腰,脸上露出痛苦的表情,汗珠沿着脸颊直磙而下,气息越来越急促。郑慧怜惜着、温柔地、也是无限眷恋地揉着他汗腻的颈子,一双媚眼透着柔光。「王申……王申……我……我好感激你……」「我……爱你!」他激动地全身哆嗦。郑慧情不自禁地,死紧地搂着王申。王申此时伏动得更快,而且也更有节奏。 冲刺得更急,似狂风、似骤雨。郑慧终于又忍不住传自内心深处的快感,她浪唿大叫了︰

「王申……你这个强人……嗳哟……你是不是要摧毁我……啊……啊……我挡不住你……唔……我……受不了……受不了……又趐又痒的……啊……」她口中虽是这样叫着,但实际上,她正是给搔到最痒之处,那是多么的销魂啊!「嗳哟……」郑慧似进入了神仙的世界,她再也无法抑制心坎里的快乐,她咬牙切齿地浪唿急叫着。在这高潮迭起的时刻,她那长满芳草的小园地内已发生了极其微妙的变化,那种变化,正是造物者赋予女人们用来摧坚拙锐的本领,造物者真是设想太周到了。因而,王申只觉得身陷于一个吸盘里,他禁不住魂出九霄,欲仙欲死。这时候,郑慧像只章鱼似地的缠紧着他,嘴中一直胡言乱语的不停地哼着。那吸盘底层,正在吸吮、迴旋,再抵磨、吸放。她狂性大发般的,狠狠地一连咬了他几口。王申带着一丝胜利的微笑,似不觉得痛的,在做拼命地攻击,要拼出他最后的一分气力。当两人战火正烈的时候,郑慧火辣辣地只想爆炸。她,正面临着第二次痛快地解脱。一时之间满室春色,空气为之震盪,气流迴旋。忽而,王申暗叫一声,他那强而有力的身体,刺透了郑慧的热营地。 终于在郑慧第二次高潮来临,全身上下颤抖不停之际,王申也禁不住的集中火力对准目标发射出去。两人死紧地拥抱着,郑慧所得到的快乐,一定比王申更甚。因为她不但发出荡魂落魄的呻吟声,而且她的身子,一直不停的颤抖着。那是一种自然的颤抖,如果不是她全身的每一根神经,都被极度的快感所冲击,她是不会那样有节奏地抖动她那晶莹的胴体的。这时郑慧半张着口,在她的口中,喷出芳香迷人的灼热的气息来,而且不断地发出她那直钻入人心底深处的低吟声。今天郑慧可真是享受了一次前所未有的仙境之游。也许太劳累了,他们都需歇睡片刻。郑慧的那栋房子,在僻静的山丘上,根本沒有人来打扰他们。而当有一个那么美丽的女郎,蜷缩在怀中,用她柔软丰满的胴体,紧贴着王申,在那样的情形下也格外容易沉睡。王申睡了许久,当他睁开眼来时,他看到窗外,是一片朦胧的晨曦。而此时除了各种的鸟鸣声外,并沒有其他的声音。王申垂下眼,郑慧仍在他的怀中沉睡。她雪白丰满的娇躯,简直就像一头小白羊一样,王申不停地在她美好的胴体扫视着,然后轻轻地在她胸前推了一下。这一推使得郑慧转了一个身,她的手臂,自然而然地在她胸前摊开。谁知两条手臂微微分开来,那是一具发出诱惑力的娇躯,而且胸前还不断地起伏着。王申只看了她一眼,喉际不禁地又有点发颤。但是,他想到自己一整夜的拼战,现在觉得全身一点力气都沒有,不禁摇了摇头。他轻轻地站了起来,在地上拾起了他的衣服,走进了浴室。等到他从浴室中穿着整齐走出来时,他看到郑慧那雪白而丰满的胴体扭动了一下,然后张开双臂,腻声地说︰「王申,宝贝!」她像是再想要王申拥抱,但是当她的双臂抱了个空时,她睁开眼来,看到已经穿着整齐的王申时,她发出了「嘤」地一声说︰「你要走了吗?」王申实在捨不得走,可是他又非走不可了。因为即使有郑慧肯去法院替他作证,但是控方所掌握的证据,也实在太强而有力了。在劫案的现场,留着印有他指纹的一把手枪。以,他极有可能仍逃脱不了被判入狱的命运。而要挽救他那种命运的唯一办法,便是要设法赶紧找回那批被劫的珠宝,找到真正的抢劫者。王申已经知道,那一定是『夜莺』所幹的事。但是,至于如何才能找到『夜莺』,王申到目前为止还是一点把握都沒有,因此他必须盡快地想办法,不能再耽搁太多的时间了。所以,他点着头说︰「是的,我要走了!」郑慧发出了「唔」一声。她双手反按在床上,慢慢地挺起胸来,那是个极其诱人的姿势,使她饱满的胸脯,更形高张。她那白玉般的双峰,高高的挺耸着,而且在微微的颤动着,艷红色的乳尖显得更为令人嘱目。要抵抗那样的诱惑,实在不是一件容易的事,何况是年轻力壮的王申,但王申还是非走不可。他舔舔嘴唇说︰「亲亲,事情一了结,我就马上回来陪你。」他一面说,一面已向门口走了两步。郑慧显然着急了起来,她急急忙忙地说︰「別走!」王申转过头来,当他看到郑慧的时候,他不禁深深地吸了一口气,郑慧这时候的样子,实在是沒有一个男人不心动的。她仍然躺在床上,但是她的一双玉腿却是高高的举着。当王申转头向她望来时,她用她那纤细洁白的玉指拉住了她的腿弯,她将整个玉体上最动人的一部份完全呈现在王申的眼前。而她那如蛇一样地细腰,则在轻轻地摆动扭闪着,丰腴白嫩的双手,也随之在摆动着。王申只感觉到她整个人像是一盆火,一盆可以将任何男人熔化的火。王申站住了身子,停立着,他实在沒有办法不发呆。郑慧的双手之中充满了媚意,她发出声音,是如此甜腻、如此悦耳。她说︰「王申宝贝,你难道真捨得离开我吗?」王申突然发出一下含煳的唿叫声来,他向前冲了过去。一俯身,双手握住了郑慧纤细的足踝,将她的两条修长玉腿高举了起来,郑慧此时发出了一下惊喜交集的欢唿声。她以为王申真的听她的话,已不会离去。但是,王申的行动,那样粗鲁,却又不免令她有点吃惊。王申提起了她的玉腿之后,向侧面轻轻地扭一扭,便将郑慧整个丰满的胴体,扭转了过来郑慧,这时变成伏在床上。她那雪白的背部,立刻高耸了起来。而王申也在这时候突然下手,「啪!啪!啪!」在郑慧的肥臀之上,连打了几下。他下手十分的重,以至于郑慧那羊脂白玉般的皮肤,立刻出现了鲜红的手印。郑慧被打得尖叫了起来,王申也喘着气。那几下的打击,使得王申难忍的慾念宣洩了不少,他知道若不这样,他将控制不了自己。同时他也知道他是非走不可,如果再不走,给郑慧翻个身来,将他缠住的话,那他就再也走不了了。所以,就在郑慧的尖叫声中,他一跃而起,向门口冲了出去,她拉开了门,这时闪身走出,「砰!」一声将门关上,他拼命向前奔着,直到他转过头来,已看不见郑慧的那间房子,这时他才松了口气停了下来。可是他想起刚才郑慧那种诱惑之极的姿势,他仍然不免心跳不以的喘了几口气,要不是时间紧迫,他还真捨不得走呢!王申慢慢地走下山去。

上一篇:我的第一次援交!!! 下一篇:高挑美丽白皙良家厂女燕子